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晋颜血 > 第二三三章 差点着了道

第二三三章 差点着了道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谢谢好友书友和好友东海令狐冲的月票,好友狗虎的打赏~~)
  
      “巧娘啊巧娘,你还真敢想!”
  
      好一会儿,杨彦的咳嗽渐渐止住,哭笑不得道。
  
      萧巧娘索性不回去了,偎着杨彦坐下,才解释道:“妾是这样考虑的,郗鉴到底有名望,杀又杀不得,捉也捉不得,偏偏郎君还打他的主意,若是把他的人手掠走,必反目成仇,虽然届时郗鉴可能手头无兵,威胁不到郎君,但是凭着他的名望四处造谣中伤,郎君能奈他何?
  
      郎君若一怒之下杀了他,那郎君就是曹孟德,他就是边让,死了还千古留名,骂名则留给郎君,若是听之任之,他肯定会以为郎君怕了他,变本加厉的中伤郎君,就象……就象一只苍蝇让人恶心,却还打不到他。“
  
      杨彦呵呵笑道:”天下间,敢把郗公比之为蝇,恐怕你是独一份,不过你说的也对,如郗鉴这类的名人确实很麻烦,就算按我的方法,彻底把郗公搞成身败名裂也不容易,所以你就想让我和高平郗氏联姻?“
  
      萧巧娘枕着杨彦的胳膊,摇了摇小脑袋:“郎君与郗氏联姻绝无可能,妾听子房说过,郗鉴中意的是江东名门子弟,曾放言,将来必为子房在王氏、羊氏与诸葛氏中择一良婿,因此……恐怕郗鉴就没把郎君放在眼里,当然了,妾不是说郎君才学不着,而是那老家伙有眼无珠……“
  
      杨彦打断道:”说重点。“
  
      ”噢!“
  
      萧巧娘吐了吐小舌头,又道:”妾的打算是,郎君与子房生米煮成熟饭,若是子房怀了郎君的骨血,郗鉴就算不认郎君这个子婿,难道还能不认那个孙儿?都是一家人嘛,有再大的怨气也可以化解的。
  
      再退一步说,即便郗鉴心硬如铁,那子房也嫁不出去了,将来不得是乖乖回到郎君怀里?“
  
      杨彦不置可否道:”郗璇是你的闺中蜜友,你这样算计她,心里就没丁点愧疚?“
  
      ”没!“
  
      萧巧娘坐直身子,一本正经道:”世间有哪个男儿能比得上郎君,宁为郎君妾,不为别家大妇,郗子房若与郎君共赴巫山,或许刚开始可能难以……接受,但日子久了,她会知道郎君的好,恐怕赶还赶不走呢。“
  
      杨彦倒是来了兴趣,问道:“照你所说,郗璇与我素无渊源,又不曾倾心于我,如何肯与我共登床榻,你知道我的,对女子使强我断不为之,我可不是那种人。“
  
      ”妾知道郎君当然不是,妾自有妙法,郎君等一下。“
  
      萧巧娘俏面红了红,跑了出去,不片刻,居然带着郗璇进来了。
  
      “巧娘,都这么晚了,你为何拉我过来,将军还在里面,恐怕不大好吧?“
  
      郗璇进了屋子,发现杨彦也在,就不安的问道。
  
      郗迈与周翼白天沉迷于交易当中,天黑收了盘,回到客栈,还喋喋不休的互相讨论,又是画图,又是把各种消息汇总,几乎都忘了有郗璇的存在。
  
      郗璇平时也不和她两个兄长住在客栈,由萧巧娘安排住隔壁。
  
      萧巧娘诡诡的笑道:“子房,你这两天就要回去了,郗公必会责怪,所以我把你找来,让郎君帮着拿个主意,郎君一向智计颇多,或许能帮到你呢。“
  
      郗璇正为此事发愁,听了这话,略有些心动,但还是问道:”那……明日不行么,为何非得今晚,我……和将军终究是不方便共处一室的。“
  
      萧巧娘点点头道:“话是这么说,但郎君很忙,你想啊,打了胜仗回来,得了数万丁口,光安置分派就不是三两日能完成,因此事急从权嘛,哎呀,你担心什么,这里除了你和郎君,又没有外人,难不成你还担心我会往外说,败坏了你的名节?“
  
      ”那……好吧!“
  
      郗璇想想也是,勉强同意,随即向杨彦施了一礼:”妾见过将军,请问将军有何妙策?“
  
      杨彦哪有什么妙策,郗璇偷了郗鉴的钱过来玩期货,哪怕赚了些粮草,回山也不会被郗鉴放过,主要是性质恶劣,一个未出阁的小娘子趁着老父不在家,竟然敢乱跑,还是跑到自己的地盘,这还了得?
  
      不过他又好奇巧娘会如何安排郗璇与自己共赴巫山,当然了,仅止于好奇,他就想知道巧娘会有什么手段。
  
      在相处中杨彦渐渐了解到,萧巧娘颇有些心眼,又有些精灵古怪,如让她安排,或会想办法渐渐渲染出气氛,自己再稍微主动些,凭着前世的泡妞经验,对付郗璇这样一个涉世未深的女孩子理该不吃力,可是自己能这么做么?
  
      于是,杨彦笃定的呵呵笑道:”郗家娘子,私下不用多礼,先请坐。“
  
      ”噢,妾多谢将军!“
  
      郗璇挨在案头坐了下来。
  
      萧巧娘嗅了嗅鼻子,眉头一皱道:“着实是匆忙,竟轻慢了子房,我这就让人把案头收拾了。”说着,转身向外唤了几句,进来了两个健妇,收拾着残羹冷菜。
  
      萧巧娘也不经意取了一束线香引燃,丝丝缕缕的轻烟升起,渐渐盖过了屋子里的饭菜味道,让人精神一振。
  
      “将军,妾洗耳恭听!”
  
      郗璇催促道。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