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晋颜血 > 第六九零章 否极泰来

第六九零章 否极泰来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宽阔的堂屋很快就剩下了李龠自己,那苍桑的梁柱,斑驳的墙面,竟然给了他一种阴森森的感觉,顿时有如失去了全身力气一般,猛然瘫在了地席上。
  
      一名中年妇人从后厅步出,忧心忡忡道:“李郎,这该如何是好?如果寻不到明军奸细,那咱们岂不是死路一条?你快想想办法啊!”
  
      “够了!”
  
      李龠巨声咆哮!
  
      中年妇人明显被惊着,浑身一个哆嗦。
  
      李龠满腔的郁气也渲泻些,语气一缓,又道:“事到如今,只能听天由命,若是明日黎明之前仍未擒来明军奸细,那咱们只能弃堡而逃,往凉州去投奔家兄,你先去收拾细软,莫要走露风声,以免引起慌乱。”
  
      中年妇人有了片刻的失神,弃堡而逃?投奔凉州?这意味着放弃家业,寄人于篱下,何况凉州也降了明国,难保张骏不会把夫郎交出去,可是不走的话,明军能大败石虎,莫非就破不得自家坞堡?
  
      她清楚,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正是自家夫郎,正是他利欲熏心,才使李氏陷入了绝境,但事已至此,责怪又有何用呢?
  
      中年妇人幽幽叹了口气,惨然道:“未曾料我家竟落得这般下场,妾过会儿回去收拾,现在先与李郎先往宗祠祷告,祈求祖宗保佑,逃过此劫。”
  
      “也好,但愿祖宗显灵。”
  
      李龠略一点头,向外走去。
  
      夫妇二人来到宗祠,命人摆好香案供品,李龠在前,中年妇人错后一个身位,祭拜李氏列祖列宗的神主灵牌,虔诚祷告,而此时,候昭等人已经与山羊胡子分开,纵马向长安急驰。
  
      两名羯人分别绑在空马上,三名千牛卫均是两手空空,候昭却与两名美人同乘一骑,二女都是纤瘦型n,候昭的身形也不高大,倒不担心马匹的载荷问题。
  
      今趟成功擒得羯人奸细,立下大功不说,还抱得美人归,当真是春风得意马蹄疾。
  
      杨彦虽说在军中组织过多次蒙眼摸妻活动,并优先顾照千牛卫,但候昭加入较晚,错过了多轮,又其貌不扬,在有选择的情况下,女子往往会避着他,紫衫骑则多由攻打建章宫一役中的有功将士摸走,导致了他仍单身,如今美人在怀,虽说美人的过往很不堪,可当时人也不大在乎。
  
      候昭深吸了一大口那颈脖间的馥郁芬芳,回头招呼:“弟兄们,都快点,再有十里便是渭城地界,即使有追兵,谅他也不敢越过渭城。”
  
      三名同伴纷纷转头看去,望向候昭的眼神都带有抑制不住的羡慕。
  
      候昭笑骂道:“瞧你们那熊样?待大王破了李家,还怕寻不到妻室?更何况有石虎,有刘曜的妃嫔,哈哈哈哈美人儿大把大把的有啊!”
  
      怀中二女暗啐,这说的什么啊?难听死了!好在又一次听到提起妻室,不由得双双起了些期待,能做正妻,谁愿意当妾氏呢?
  
      候昭虽说不够英俊,也不够高大,可男人讲究的不是外貌,而是内涵,候昭立下不世奇功,因功晋职已无悬念,给他做妻子,那是她们的福分!
  
      “驾!”
  
      三名同伴也劲头十足,快马加鞭。
  
      莫名的,候昭耳尖一竖,觉察到身后有细碎的马蹄声响起,连忙回头看去,约有百骑铺成一个扇形由远及近紧追而至。
  
      追兵的兴奋之色清晰可见,嗷呜怪叫声与呼喝咒骂声随风飘来。
  
      “快,快,就是他们,别让跑了!”
  
      “前面的停下,老子可饶尔等一死!”
  
      “郎主可是有令,一颗人头赏赐十金加两名侍妾,寻回羯人赏百金加五名侍妾,弟兄们,加把劲啊!”
  
      追兵七嘴舌,嘈杂之极,呼喝自相矛盾,刚刚芳心暗喜的二女不自觉的娇躯起了阵阵颤抖。
  
      娘的!
  
      候昭暗骂一声,冷笑道:“别怕,不过百人而已,没什么好担心。”
  
      王闵接过来道:“候什,你带着两位嫂嫂与羯贼先行一步,这里由咱们搞定。”
  
      候昭放心的很,猛一点头:“好,拜托弟兄们了!”随即滋溜一声吹了个胡哨,把那几匹空马招至身边,速度也提快了少许。
  
      而张梁、王闵与刘乐擎出弓矢,稍稍坠后,相隔二十步左右散开,待得敌骑驰入弓矢射程,回身就射。
  
      千牛卫的骑射要精于骑兵,骑兵回射靠的是数量优势,以密集的箭矢杀伤敌人或是马匹,对准头并不过多要求,而千千卫不同,在常规的训练科目中,要求疾驰时回射五十步靶心,十箭中才算作骑射过关,其难度与普通骑兵相比,不可同日而语。
  
      稀稀落落的箭矢向后射去,于零星的惨呼中,追兵三三两两中箭坠马,偶尔也有马匹中箭失蹄,由于箭矢分散,短时间内的死伤并不显眼。
  
      追兵与其说是骑兵,倒不如说成骑马的步兵,他们并不掏出弓矢还击,而是挥舞着刀枪大声喝骂。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